在觀察中找到教育焦慮的“清除鍵”
[ 編輯:姜在艷 | 時間:2019-11-27 09:16:23 | 瀏覽:5次 | 文章來源:中國婦女報 ]
分享到: 0

紀錄片《零零后》: 在觀察中找到教育焦慮的“清除鍵”

在成年人心中,童年是美好而不可取代的,是珍貴而不能重復的。但在這成人式思維的背后,每個兒童的心理究竟經歷了哪些變化?他們如何應對成長中層出不窮的煩惱?真實的童年時光,究竟充斥著怎樣的滋味?

2006年,4歲兒子逐漸出現的一系列言行,讓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、著名紀錄片學者和制作人張同道作為父親頓生困惑:“他一度對我所有的提議都說‘不’。”他在困惑中思考:今天應該怎樣做父親?這些出生于2000年之后的孩子,究竟是怎樣的一代人?

從2006年開始,為了探究這一代人的成長秘密,張同道將攝影機架在了北京昌平區一所名為芭學園的幼兒園內,將鏡頭對準一群“零零后”孩子,持續記錄他們從幼兒園一路走進中學的真實成長歷程。

2019年9月,中國唯一一部長時間記錄孩子成長的紀錄電影《零零后》在國內上映,展現了他們快樂和煩惱共存的真實童年。影片一經放映便被觀眾評為“一部有溫度的、值得天下父母都去看”的紀錄片。

他們太獨特了

如果說每個幼兒園都有一個虎氣十足的孩子王,那么在芭學園,這個孩子王就是池亦洋。影片開頭,梗著脖子、不斷大聲抗議的池亦洋,迅速能讓成年觀眾在心理上產生震懾感。

喜歡獨處的一一,總是一個人吃飯、睡覺、玩耍,別人看她過于內向,她卻怡然自得,才3歲就能說出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。”

而柔柔,則是另一個美好的存在。有人甚至評價:極具藝術天賦的她,就像上帝撒落在人間的美妙音符。但美妙的音符,卻會在融入和聲時遭遇排斥。由于不愿順從其他孩子,柔柔常被孤立在外,眼淚不斷。

2011年,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師喻溟受邀擔任該片分集執行導演,她深刻體會到:“‘零零后’這代人太獨特了!”

談到影片的片名,喻溟表示,這代人生于2000年以后,而且他們生活的國家和社會在進入2000年后發生了巨大變化。隨之而來的一切,包括拍攝地芭學園這種新型的教育模式,都是跨時代的產物。

同時,進入拍攝的第三階段,與升入中學的孩子們再次接觸,令喻溟產生不小的震撼:“這代人長大了,外形有了巨大變化,更重要的是都有自己獨立的想法和見解了。”喻溟說。

片中,柔柔能隨口說出一些富有哲思的話,比如媽媽沒接電話,讓她產生“拒絕是人生的一部分”的思考。池亦洋15歲接受采訪時說:“人生不光是什么買車買房娶媳婦。人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。”這些變化都讓張同道和喻溟覺得,“他們真正稱得上是一代人了。”

內在動力的源泉

2014年,喻溟的女兒出生了。升格為母親的她,開始了對教育更為深刻和直觀的體會。

“小學階段,我們敲開家庭的門,從而看到家庭對孩子的巨大影響。”喻溟告訴記者,“比如享受獨處的一一,她的父母都是科研工作者,他們不擅長社交,但享受安靜。”

影片中,池亦洋經歷了被幼兒園家長集體勸退、學習成績差,直到15歲代表中國出征世界橄欖球青年錦標賽;柔柔經歷了從被同齡人孤立、數學不開竅,直到遠赴美國求學榮獲過5次最高學業獎,他們的成長道路逐漸拓寬,他們的力量和天賦都得到了完美施展。可以說,“不太美”的童年,成了他們成長道路上先抑后揚的前奏。

為什么曾經令人充滿擔憂的孩子,叵測的成長道路如此峰回路轉?

喻溟告訴記者,當池亦洋在小學階段遭遇成績問題時,統一了“他是一個擅長大肢體運動的孩子”的認識后,他的父母便開始不斷嘗試、尋求在其他領域為孩子增強自信的方法。

池亦洋在遇到橄欖球前,也曾嘗試過足球、籃球、架子鼓等。“他學習打架子鼓時,他父母和弟弟可以組成一個樂隊。全家去滑雪,父母也得滑得特別好。”喻溟語氣中充滿了贊賞,“面對孩子的各種情況,他的父母沒有把自己身上的焦慮傳遞給孩子,也沒有用權威去管理孩子,而是通過溝通、尋找到一個適合孩子的方法,然后與孩子共同成長,這正是孩子內在動力的來源。”

作為母親,喻溟也受到了啟發:“池亦洋今天能夠成長得那么陽光,是因為沒有被老師和父母扣上‘問題孩子’的帽子。父母同時做了很多努力,理解孩子的特質,并將其保留下來。直到孩子進入新的成長階段,他遇到了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,那些被保留下來的猶如火種的內在特質,便得以再次燃燒起來。”

用觀察代替焦慮

當前,“焦慮”不可避免地成了家庭教育中的“關鍵詞”。

“同為‘70后’家長,我們這一代人伴著改革開放成長起來,是愿意迎接新事物的一代人,不想重復老路、又希望挖掘出孩子更多可能性,這一代人成了最焦慮的家長。”喻溟說。

“隨著拍攝的深入,我和所有的父親感情是一樣的,那就是我的孩子會不會有一個好前途,他能不能考上一所好大學、過上好的生活?”導演張同道也與家長們有著共同的焦慮。他直言:“什么樣的教育能讓兒子發現自我,能讓他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,這些問題深深地困擾著我,直到現在。”

片中,柔柔5年級時,父母針對女兒升學所展開的一段對話曾引發熱議。

柔柔母親堅定地認為,考試可以犧牲掉,要保留孩子的天性。“你要看的遠一點,別被眼前這一片樹葉擋住眼睛。”她對愛人說。但柔柔父親卻嘆氣反駁:“你說點實際的行嗎?怎么把孩子的成績搞好?能考上學?”

可后來,“不走尋常路”的柔柔不僅數學不再是問題,還能教美國人數學。2019年,她拿到了十所大學的offer,最終選擇了普渡大學的教育學專業。

“如果能像柔柔媽媽一樣,把人生拉長來看,可能都會少一些焦慮。”通過拍攝喻溟發現,中小學階段的父母最為焦慮,“因為他們害怕孩子的不在狀態會一直延續。但我們在拍攝大量家庭后發現,這個階段的孩子剛剛開始探索世界,懵懂是主要狀態。”

不過,焦慮也不完全代表壞事,也是探索新的可能性的必經之路。但必須要思考一個問題:在這個過程中,到底什么才是適合自己孩子的?

“就像芭學園的大李老師說的,養花還得先去掌握它的花期,養孩子就更加精密復雜,如果不去更多地觀察、了解,怎么知道該怎么養育它?”喻溟認為:“只有觀察過自己的孩子,才會知道什么適合他,就會篤定一些。”

對此,池亦洋的母親也是認同的。她告訴記者:“孩子的路并非我們所能想象和安排的。父母所能做的,就是根據他的情況找到適合他的方式,然后接納他的不足,引導、幫助、支持。”

長達12年的拍攝與觀察也解救了父親張同道。“父母都希望為孩子謀定、策劃一個好的未來,但是孩子成長有自己的規律,通過這12年跟蹤拍攝,我最大的收獲就是我不再焦慮。”

上一篇:如果孩子經常畫這3種特征的涂鴉畫,爸媽別大意!
下一篇:學會自我控制 是孩子成長的必修課
上海晚上哪里跑车赚钱